哈瓦那情人的新鲜蚝烙

梦醒前的一千个灵魂

看见一只饕餮吃相的小少爷我决定把恶魔君爱的吐槽重新挂出来。

全部存稿都扔上来啦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嘘,你该睡觉了,我的情人,我唯一的爱人。

什么,你睡不着?

要我给你唱一支摇篮曲么?

不要?好吧。可是睡前故事实在强人所难,我只擅长遗忘——永生的恶魔没有记忆,只有记忆的痕迹。

我会忘记你吗?你怎么会说这种傻话,我当然会记得,你是克里奥帕特拉洒向冥河的珍珠,是我在永生的黑夜里唯一的真神。

不,我不会对你说谎,我的确有过别的主人。

别生气我的爱,他当然没有你那么美丽,即使他出生名门,可却出乎意料的缺管少教。天父在上,他甚至对猫毛过敏!光这一点就足够令人厌恶,是不是?

我们是...

如果说格林德沃是以墨索里尼来塑造的,那我觉得伏地魔更像约瑟夫.富歇。

格林德沃的自信与野心是骨子里的,他更像个呼风唤雨的政治家,他从观念里认为巫师比普通人要优越。他有政治家的魄力,有野心家的虚荣,他不会故作无辜,也更擅长光明正大的打败对手。

伏地魔就很复杂了,他的确觉得魔法更有力量,但这种动机不是那么纯粹。总体来说,他是个阴谋家。邓布利多老说伏地魔没有爱,还是很有道理的,至少他从不觉得他家黑魔王缺爱。伏地魔出生在孤儿院里,在麻瓜世界备受欺凌,他对普通人的蔑视不是来自于天生的傲气,更多是源于童年的自卑——他的报复心大于优越感。如果说麻瓜对他好一点,他未必会那么偏激。这种自卑注定了他的行事风格...

【塞夏】睡醒前的一千次梦

拖了很久才写完,我历来废话很多,这次试试不要把话说透,不过不很成功,不说明白给我一种不踏实的感觉。总之可能要等下篇写完才会水落石出。下篇叫《梦醒前的一千个灵魂》,起名废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让我们聊聊吧,您想喝一杯吗?那我推荐这个,摩尔多瓦的梦幻红酒。不,不用给我倒,我只要一杯牛奶。

看到那边那个黑色T恤和牛仔裤的男人了吗?他曾经是我的执事,最爱用这种红酒倒香槟塔来糊弄我的客人,以掩盖他无能的疏漏。

啊!“执事”,您也注意到了。这已经不能算个现代词了是不是?像从封建主义墓地里爬出来的骷髅狗!别担心,那是两百年前的事了,我们的契约是合同制的现代雇佣关系。

您想听我的故事?真的吗?请...

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这次这篇塞夏我总不喜欢。塞夏很有激情,但我没有,这个故事也没有,干得可以稀出水。

今天看到对伊甸园的故事一个很有意思的解释。 
为什么亚当是泥做的而夏娃却取了亚当的肋骨?如果答因为女人是男人的另一半,那男人不也是女人的另一半? 
因为人类的发展第一次从自然而生,也就是从零到猿的过程。亚当就是这个过程,所以亚当说不定还是个长毛的二愣子呢hhhh。但是第二次的飞跃,却要人类自我演进,从有毛,有尾,到无毛无尾,夏娃就代表了这一过程,她代表了更进一步进化的人类,因此“取肋骨”造女人,代表的是人类的自我演化。 
那么夏娃是无毛的人类又代表什么呢? 
亚当是第一个人类,夏娃却是第二个;亚当由泥土捏成,夏娃却出自他的肋骨,是为“异”。夏娃的出现,是人类意识...

青衫未悔平生意,想飞之心永不死

存一个03版天龙八部的片头,没有词,但确有雷霆万钧之势。

这版配乐实在出色,今天才知道,大多出自2000年的欧美影片《The Skulls》的原声,不过这首片头我还是没找到。

其他基本都找到了还是很欣慰。执念超过十年的片段有二。

虚竹和鸠摩智在众僧侣前缠斗,小无相功和千山折梅手惊艳;

萧峰率燕云十八骑奔赴少室山,未见先声:“谁说星宿邪功不如降龙十八掌!”

豪气顿生啊。

少爷和恶魔的激情之源是濒死。

这是代替我以前说少爷是“向死而生”的更确切的表述。也是现在最接近我理解的一个表述。

© 哈瓦那情人的新鲜蚝烙 | Powered by LOFTER